台南酒店上班/高雄酒店工作/酒店小姐/經紀人/【國際人才濟濟,台灣人才岌岌】台灣國籍有夠難拿 太多事情照習慣不是照法律 – Yahoo奇摩新聞
「在美國如果有綠卡,權利和公民差不多。但在台灣,沒有公民身份不能買房,不能辦信用卡,保險類的限制也多,銀行有些服務也限定公民。內政部問我為什麼有永久居留了還要歸化,我就說這些,即便法律明明沒有限制,但有些行業就這樣,照習慣不是照法律。」為了留住國際人才,內政部在 2017 年 3 月推出《歸化國籍之高級專業人才認定標準》。除了中國與港、澳地區人士之外的外國人,只要被認定屬於科技、經濟、教育、文化、藝術、體育與其他領域的高級專業人才,在台灣居留5年,每年居住滿 183 天,領有良民證明者,無需放棄原有國籍,就可以申請歸化中國民國籍。費爾德就是第一批適用此方案,申請歸化的高級專業人才之一。只是,這個看似對外籍人才熱烈張開雙臂的方案,實際上執行起來卻一點也不便利親民,過程中甚至一度讓費爾德覺得,自己很可能會成為無國籍人士。到底怎麼了?費爾德來自中亞的吉爾吉斯共和國。他說,吉爾吉斯還屬於蘇聯一份子時,在當地設立了良好的教育體系,但因為當地政府的效能不足,收賄情況也比較嚴重,又相對看不見人才的價值,導致當地培養出的優秀人才大量朝俄羅斯、歐美、馬來西亞或新加坡出走,而他自己也在大學畢業後成了出走的一員。「我本來畢業時是想去美國和加拿大,都有拿到 offer,但去美加大使館時,他們都有審核,但新加坡審核更輕鬆,買機票飛過去就可以,先用觀光簽證通過試用期,我說試用完 OK,他們就去辦工作簽證。」2001 年美國發生「911 恐怖攻擊事件」後不久,費爾德服務的公司結束亞洲分部,他的許多同事就分別留在不同國家,自己也因為長年被外派到東南亞各國,發現台灣環境很適合他,索性在 2002 年時決定留在台灣發展。因為台資企業聘用外籍人士有 500 萬資本額門檻,費爾德本想以資安服務的創業者身份留下,卻發現台灣規定創業者之一必須有台灣國籍,於是費盡工夫找到台灣人合夥,才終於把自己給「聘進台灣」。在台灣工作期間,費爾德經手不少金融體系的資安工程,也因為其優秀的「抓漏」能力,讓他在台灣的資安、駭客圈順利打響名號,加上他一口流利酒店經紀人中文,讓他在台灣有非常好的人緣。2007 年,費爾德取得永久居留權,也因為在台灣有穩定的感情關係,於是有了落地生根的念頭。沒想到,光是結婚就是個考驗。「在台灣要結婚要有單身證明,要(吉爾吉斯)認證過的,可是吉爾吉斯和台灣沒有邦交,所以我要先去吉爾吉斯拿證明,再去莫斯科認證,過程很麻煩。2010 年我們要結婚,台灣和中國交情不好,中國要求吉爾吉斯不要再透過莫斯科(與台灣)往來,之後想接觸台灣都要經過北京。後來聽說可以去香港結婚,我們才順利結婚。」在台工作多年,費爾德認為,台灣的優點是政府服務還算不錯,基本生活開銷低廉,而且社會非常開放自由,人民相當友善也重視教育,都算是加分項目。他補充,對於熱衷中國文化,卻對共產黨有意見,或是無法忍受髒亂環境與空氣污染的外國人來說,台灣會是蠻適合的選擇。然而,他認為如果想招攬國際人才來台灣工作的話,台灣還是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。例如工作簽證就是個大問題,德國的外籍高階人才只需要 2 年就可以永久居留、4 年就可以歸化,對於想要舉家移民的人才來說會有較大吸引力。至於新加坡對人才的規酒店經紀人定也寬鬆,加上簽證、居留權的背景審核資料都公開透明,看分數就知道何時能拿居留,比較好做生涯規劃。此外,費爾德認為台灣許多企業的內部文化很「中式」,他有同鄉來到台灣後,發現工作時得幫老闆泡茶,在乎員工是否準時上班和有沒有加班,而且升遷還要靠拍馬屁,就感到非常驚訝。「中式」的地方不只企業內部,例如有時候到銀行、政府部門辦事時,明明自己一切按照合法規定申請,但就是會遇到很多阻撓,最後都得設法拉關係講人情去解決事情,讓他感到十分挫折,覺得台灣應該要更重視法治。此外,台灣的英文水平還比不上新加坡、香港、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,對於只會講英語的外籍人才,也會增加學習曲線。還有就是健保問題,費爾德說,假如兩位領有永久居留權的外籍人士已可享用健保,但他們在台生育的子女卻得等上 6 個月才能使用健保,這也非常不合理,聽聞近期台灣打算修法處理此事,他則是樂觀其成。最後,談到台灣政府近幾年很重視的新創議題,費爾德回憶,他的前雇主(註:指阿碼科技執行長黃耀文Wayne Huang)就曾指出,在美國,創業會議都是二、三十歲人在開會,但台灣創業就都是老人在開會。在台灣,跟創業有關的決定,是從傳統行業來決定,想法很保守,重視資本額,所以很難了解科技業需要什麼東西。